首页 > 业务指南 > 侨 务
煽动自焚,看清虚伪卑劣的达赖
2013/01/08

 

   达赖集团煽动自焚的行为引起国内社会各界强烈反对,也引起一些境外媒体,包括一贯并不对中国说什么好话的媒体的反思和质疑,广大网民对达赖集团的反人类罪行予以严厉谴责。迫于压力,达赖在3月10日达兰萨拉举行的集会上噤口不言,“流亡政府”新头目出面辩解说“达赖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一贯不鼓励这类激烈行为”。但就在这个集会上,伪议会发表声明称,“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燃烧一个人的身体,是经过充分考虑和充满信念的,包括彻底地对自我的深思熟虑、信念和勇气,尤其是当一个人的动机是通过牺牲自我为他人谋取利益”。毫无疑问,这是对自焚行为的赞美和鼓励,而且代表了在场的达赖本人的意图。笔者简单翻看了一下手头的资料,把近期达赖及其集团煽动自焚、境外媒体对自焚行为的谴责和广大网民对达赖集团的愤慨分别摘录下来,立此存照。

    2011年10月19日,达赖在印度达兰萨拉为自焚人员举办了一场法会,并带头绝食一天,以表示对自焚行为的支持,给自己的小集团鼓劲打气。此后达赖和他身边的人鼓吹自焚的论调更加高了,更加肆无忌惮。

    11月3日达赖集团“白玉网”报道,“藏青会”头目称,“藏人的这些前所未有的行动是非暴力运动的终极体现,藏青会认为他们的牺牲相当有价值”。

    11月10日,德国之声、台湾“中央社”和“西藏流亡政府网站”等众多媒体报道,达赖驻台湾代表称,“从佛教的角度,像他们这样的行为是属于殉教的行为,是一种非常崇高、利他的奉献行为。所以,从本质上讲,他们的行为并不违背佛法,是一种奉献精神”。“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更发表文章为自焚炮制理论依据,称自焚“并不违反宗教教义”,“自焚是菩萨行”。

    11月11日,在境外的格尔登活佛接受邪教“法轮功”媒体的专访称,“自焚行为是为了600万藏人的福祉利益,是佛教提倡的利他精神。”

    11月17日,“流亡政府”新头目在达兰萨拉向媒体表示,“西藏问题始终没有突破,因此我理解藏人的挫折感,特别是很多年轻藏人希望有更直接、更速解的方法”,企图以策划更多自焚行为达到“突破”的目的。

    2012年2月23日法国“十字架报”报道,“支持达赖喇嘛政治斗争组织”的一个外国创始人宣称,“自焚被视为光明的祭品,以期使人类从无知中得以净化并帮助其走上智慧与觉悟之路”,“自焚是爱与和平的行动”。

    达赖集团极力制造美化、鼓动自焚的舆论氛围,一个直接目的是拿无辜人员的生命作赌注,企图让西亚、北非那样的社会动乱在中国发生。去年11月18日达赖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表示:藏人使用自焚这种手段,是因为“他们知道西方国家支持阿拉伯之春,但却用和缓得多的语气与中国对话”,公然挑唆西方国家用更激烈手段反对中国。秉承达赖的旨意,“流亡政府”新头目起劲地鼓噪,11月11日他在记者会上就自焚事件表态,“给予选择壮烈牺牲的西藏青年男女支持”是他的职责所在,“他们的牺牲或苦难绝不会白白的浪费。身为政治领导人的责任,如果可能的话,就是放大这些悲伤和苦难的声音”。11月24日他在挪威“晚邮报”直接了当招认,“自焚僧人可能是受了突尼斯有关事件的启发,希望以此推动西藏发生同样的事情”。11月29日他在法国“解放报”上说,“自焚行动是为了捍卫西藏和西藏人民”,“如果中国从西藏撤出军队,自焚行为将会立刻停止”。今年2月13日和14日,他又连续通过“多维新闻网”、“美联社”发言,“敬佩这些人为了西藏事业选择将自己的肉身作为火炬点燃”,“或许这种形式的行动(自焚)能够引起外界对西藏人民苦难的关注。”

    但事情并没有向达赖集团所希望的那样发展,污蔑攻击中国的言行在国际上没有形成气候,也没有哪个国家敢冒损害自身利益和破坏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代价,向中国施压。所谓“茉莉花革命”在中国连一个气泡都没有吹出来就破灭了。达赖对这样的结局是非常不满意的。11月18日他通过“英国广播公司”对手下予以“暗示”,“问题在这里,自焚需要勇气,非常大的勇气。但是,那样做有什么效果呢?” 11月26日继续通过“挪威西藏之声”说,“自焚者非常勇敢,但他们的牺牲是否产生效率是一个问号”。显然,在达赖看来,是否应当鼓励自焚不是问题,而是这种行为是否有“效率”,才是问题,实际是在命令其手下用更有“效率”的手段搞乱中国。

    达赖要求“效率”,他手下的人自然不敢懈怠,更加起劲地鼓吹自焚,以为死更多的人、更有“效率”地死人,就可以得到国际社会同情,达到分裂主义政治目的。今年1月11日 “挪威西藏之声”报道,达赖集团伪人代会发表声明,号召“境内藏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表达诉求”。2月12日境外“格尔登寺”头头接受达赖集团“故乡网”采访称,自焚的势头已“不可逆转”,“接下来数周在西藏还有更多藏人愿意引燃自己来表达对中国政府的反抗”,“境内藏人自焚是为了西藏自由事业发出的呐喊,自焚者家属不会对自焚行为感到悲伤后悔”,“现在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国际团体向中国政府施压的时候了”。

    2月21日“流亡政府”新头目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称,自焚者“为了西藏自由和达赖喇嘛重返西藏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2月27日这个伪政府发文,眼巴巴地期盼“自焚是中国未来发生骚乱的导火索”。

    3月10日“流亡政府”新头目再次乞求“联合国任命一个专门的西藏问题特别报告员,前往西藏考察,解决西藏目前的危机”。“藏青会”宣称,“极端的自焚牺牲既不是绝望的行为也不是没有结果的盲目举动。事实上,这些新形式的流血抗议是基于年轻一代藏人对自由斗争的热忱信仰之上”。一时间,好像自焚使得“西藏独立事业”变得大有希望。

    正是达赖集团不遗余力的煽动,使得藏区少数地方自焚事件几个月来断断续续发生,十几条年轻生命死于无辜。自焚不再是“变相的暴力行为”,而是达赖集团施于无辜者的直接的、赤裸裸的暴力行为。但是,它除了使更多善良的人们看清达赖集团这一封建农奴主残余势力残忍、凶恶、卑鄙的本来面目,不会帮助达赖集团达到任何“突破”的目的。许多读者尖锐指出,既然自焚可以导致“中国骚乱”,是解决“西藏问题”“更直接、更速解的方法”,那么达赖集团还等什么呢?不必再费心费力蒙骗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充当“祭品”了,最有“效率”的办法是达赖本人及其集团的大小头目自己带个头,“经过充分考虑和充满信念的”把自己身体点燃,这样既可以“给予选择壮烈牺牲的西藏青年男女支持”,又可以马上转世为活佛、菩萨,岂不快哉!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 2007 版权所有 webmaster@chinaconsulatela.org
Tel:312-6425981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